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当前位置: 首页>拉美概览>拉美概况>正文
武装力量
作者:时间:2007-04-26 00:00:00来源:

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大多数国家的军队是在18世纪末至19世纪初反对殖民统治、争取民族独立的战争期间创建的。拉美的独立战争从1810年起至1825年止,经历了16年的艰苦历程,这16年军事斗争的历史也是拉美大多数国家武装部队从创建到发展的历史。玻利瓦尔、圣马丁、伊达尔格和苏克雷等拉美解放者领导了拉美大多数国家的军队,为各国的独立,也为各国的军队建设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各路起义军相互支持,共同作战,因此,当时许多国家的军队带有某种联军性质。独立后不久,大庄园主、大商业资产阶级和上层军官们利用刚刚建立的军队为自己谋取私利,一些武装力量曾一度成为寡头集团手中的工具。

在取得独立后相当长的一段时期里,一些拉美国家之间边界的划分还不十分明确,为了保卫新独立的国家免受外部威胁,维护本国的政治和社会秩序,军队处于十分重要的地位,在某些国家的历史上,军队曾长期执政。后来由于各国主权意识的加强,边界逐渐成为各国关注的焦点,拉美各国的军队被赋予了极大的权力,成为国家政治和社会生活中一支举足轻重的力量。

拉美和加勒比各国的军队曾为国家的独立做出过巨大贡献。独立后,军队成为左右拉美国家政治生活的重要力量,许多国家的政权掌握在军事考迪罗手中,实行军事独裁统治。即使在一些文人当政的国家里,军人集团也在国家的政治生活中有着巨大的影响。因此,拉美和加勒比一些国家在相当长的历史时期中频繁地发生军事政变,军人长期实行独裁统治。这种现象自19世纪在一些国家开始出现,一直延续到20世纪末。其表现形式有时是在野的反对党利用军人的支持发动政变,把总统赶下台,文人出任总统,例如1891年智利的巴尔马塞达总统被迫提前下台就属于此种情况;更多的是军事领导人在发动军事政变夺取政权后,直接出任总统,建立军事独裁统治。

由于延续近百年的以武力取得政权的形式在拉美人的心目中已经习以为常,军队被人们视为独立于立法、司法和行政之外的第四机构,在社会出现混乱时起维护秩序和宪法的作用,因此,军队干政的合理性和合法性很少受到置疑。这就促成了许多国家独立后,军人长期当政的局面。

尽管如此,在一些拉美国家中,军队仍是国家政治生活中一支重要的力量。90年代以来,在许多拉美国家中,军官的社会地位依然突出,他们在工资、物质待遇以及职业的稳定性等方面都比文官更加优越。目前,拉美大部分国家的宪法都规定政府实行文官制,但是,军人对政府政策的制定仍有一定的影响。在拉美一些国家,在解决国内冲突,特别是游击队问题和反毒斗争问题时,仍须依重军队的力量。这无疑提高了军队在国家政治生活中的地位。

70年代和80年代,拉美和加勒比地区大部分国家的武装力量和军事机构的主要作用是与镇压和独裁联系在一起的,因此曾给人们留下不光彩的形象。面对21世纪,拉美政界的一些人士建议进一步削弱这一地区的武装力量和军事机构的社会政治地位;另一些人则认为,今后这一地区的武装力量和军事机构应主要为维护经济改革的成果和新的经济体制服务。19984月,第二届美洲国家首脑会议前召开的美洲国防部长会议通过的文件称,这一地区武装力量今后的新作用将是与贩毒作斗争和捍卫民主19994月拉美军事首脑会议认为,21世纪拉美的武装力量除了应该履行其国防任务外,军事组织还应与国家其他权力机构联合行动,以打击跨国威胁

拉美和加勒比地区各国的国防体制基本相同,但也有自己的特色。在大多数国家,总统为武装部队的最高统帅,通过国防部和武装力量参谋部对全国武装力量实施领导和指挥。实行这种国防体制的国家有阿根廷、巴西、巴拉圭、哥伦比亚、哥斯达黎加、圭亚那、海地、洪都拉斯、墨西哥、尼加拉瓜、萨尔瓦多、苏里南、危地马拉、委内瑞拉、乌拉圭及特立尼达和多巴哥等。在  这种体制中,国防部一般是国家最高军事行政机构,总参谋部是国家最高军事指挥机构。

但是,加勒比地区的巴巴多斯、巴哈马、格林纳达、牙买加、安提瓜和巴布达以及中美洲的伯利兹等英联邦国家,国家元首是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由女王任命的总督代行其职权。所以,在这些国家里,总督是武装力量的统帅,通过国防部或总参谋部对武装力量实施领导和指挥。

在拉美一些国家的国防体制中,还设有特殊的委员会来行使对国家武装力量的领导,如巴西、阿根廷、智利、玻利维亚和厄瓜多尔等国分别设有国家安全委员会,成员除总统外,还有国防、外交、内政、经济和财政部长等内阁成员及三军司令和警察总长,委员会主席由总统担任。这种委员会是国家最高国防决策机构,而最高军事指挥机构是武装力量最高司令部,司令部由陆、海、空三军部长、武装力量参谋长和三军参谋长共同组成。委内瑞拉设有国家安全与防务委员会,由总统担任主席。该委员会是国家最高国防决策机构。哥伦比亚虽然也设有国防委员会,但该委员会却不是国家最高国防决策机构,而是国家安全的最高咨询机构。因此,哥伦比亚的国家安全委员会由内政部长主持。秘鲁的最高国防决策机构是部长特别会议,由总统主持。秘鲁的国防部和联合司令部分别是最高军事行政机构和最高军事指挥机构。阿根廷还设有国防委员会,由副总统、内政部长、外交部长、国防部长和经济部长组成。阿根廷另设有军事委员会,由国防部长、联合参谋长和陆、海、空军参谋长组成。上述两个委员会只起咨询作用。联合参谋部在国防部的领导下对各军种进行协调,并在战时协调三军的联合行动。特立尼达和多巴哥未设国防部,也无国防安全委员会,而是由总统通过总参谋长对全国武装力量进行领导和指挥。在墨西哥,国防部和海军部各独立为政府的一个部。这两个部是墨西哥最高军事行政机构和指挥机构,总统通过这两个部对全国武装力量实施领导和指挥。古巴的情况又有所不同。古巴共产党中央委员会第一书记兼国防委员会主席全国武装力量统帅,通过革命武装力量部对全国武装力量实施领导和指挥。革命武装力量部既是国家的最高军事行政机构,也是最高军事指挥机构。该部下设总参谋部、总政治部和总后勤部等机构。

拉美和加勒比各国的武装力量由正规军和准军事部队组成,部分国家还有预备役人员。与世界其他地区的国家相同,拉美和加勒比国家的正规军一般由陆、海、空三军组成,一部分国家无海军或空军。

加勒比和中美洲地区的一些小国在国防体制上,特别是在军种建制上有一些特殊情况。巴哈马把海军作为皇家国防军,而将警察作为准军事力量。巴拿马的国家武装力量全部为警察,由国民警卫队、国民海上警察队和国民航空警察队组成。哥斯达黎加的国家武装力量也是全部由警察组成,分为民事警察、边防保安警察和乡村警察3部分。

拉美地区各国的军人均需经过正规军校的教育和训练才能升任军官,因此该地区军官的素质均较高。拉美地区军队对政治的直接干预不仅与该地区军事的高度专业化和现代化有关,而且在很大程度上还与该地区各国的军校制度密不可分。军校培养出大批各级专职军官,这些军官,特别是中、高级军官成为军事精英和军事贵族,他们往往将国家安全观与其自身的作用和利益紧密地结合在一起。拉美军人通过军校的专业教育不仅保证了军队在该地区一些国家政治生活中的独特地位,同时也改变了军官资历的基础以及他们的社会地位。军校教育及军人在军队中的表现便成为军官晋升的最主要依据。初、中级军官的晋升必须在服役期间再进军校接受高级培训。这种培训已不是单纯地局限在军事科目上,而是要学习一些有关经济和社会问题的新科目,有时甚至还需要到国外著名军校去接受培训。这就促使军官们更加具有军人的自信心和在军事和政治地位上的优越感。

在拉美和加勒比33个国家中,26个国家有常备军和准军事部队,其他国家或仅有常备军,或仅有准军事部队。90年代中期,拉美18个主要国家常备军的总兵力为140.92万,其中陆军79.69 万,海军23.55万,空军16.25万。准军事部队包括国民警卫队、边防警卫队、海岸警卫队、警察、宪兵、民兵和民防部队等,共180.95万。

在拉美和加勒比33个国家中,每个国家的军事实力是与各自的安全需要相适应的,其中,总兵力在30万人以上的国家只有巴西,为33万人。总兵力在10万~20万人之间的国家有4个,依次为墨西哥、哥伦比亚、秘鲁和古巴。总兵力在5万~10万人之间的国家有4个,依次为智利、委内瑞拉、阿根廷和厄瓜多尔。总兵力在1万~5万人之间的有9个,依次为危地马拉、玻利维亚、萨尔瓦多、乌拉圭、多米尼加、巴拉圭、洪都拉斯、尼加拉瓜和巴拿马。其余15个国家兵力均不足1万人,有的甚至只有几百人。

拉美和加勒比各国由于大小不同、国情各异,经济实力相差甚远,以及国防体制的区别,各国的国防预算差别也较大。总的来说,各国均根据各自国家安全的需要和财力的可能合理地安排本国的国防预算和军费开支。根据联合国拉美经委会的统计,自90年代以来,拉美和加勒比地区军费增长较快。在拉美和加勒比各国中,军费开支最多的国家是巴西,其次为阿根廷、墨西哥、智利、哥伦比亚等国。军费开支占国内生产总值比重最高的国家为苏里南,其次为智利、厄瓜多尔、古巴、伯利兹、乌拉圭、玻利维亚。

拉美和加勒比各国的武器装备以从国外进口为主,特别是重型武器和现代化装备,大都从一些大国进口。进口装备主要来自美国、俄罗斯、英国、法国和德国,少部分来自瑞典、南非和荷兰等国。为改变军事装备依靠外国的状况和满足武装部队现代化的需要,拉美一些大国也在积极发展本国的军火工业,自己制造一些武器,以提高武器装备的自给能力。有些国家如巴西、阿根廷、智利等,军火工业发展较快,除供本国军队使用外,还有部分产品出口,并已具备一定的市场竞争能力。巴西已经建立了比较完整的军事工业系统,目前已是世界第六大军火出口国,其武器产品的90%以上供出口。巴西制造的民用和军用轻型飞机居西方世界第6位,大量出口欧美市场;巴西曾是仅次于前苏联的第二大装甲车生产国,产量占西方世界的一半。此外,巴西生产的导弹、水面舰只和潜艇在国际市场上以质优价廉和服务周到赢得顾客。智利生产的口径为9毫米、射速每分钟1400发的机枪为国际上性能最好的枪械之一。但总的来说,除个别国家外,拉美国家自制的装备多为常规和轻型武器。

拉美一些大国的重型武器来源呈多样化趋势,即不同装备从不同国家进口。武器来源主要是美国和西欧国家,少数国家使用前苏联(或俄罗斯)的武器。例如,阿根廷陆军的坦克和装甲车多来自法国,火炮有法制的,高射炮有瑞典制的,舰艇有英制和德制的。马岛战争后,阿根廷采取武器来源多样化的政策。秘鲁和古巴的武器主要来自前苏联(或俄罗斯)。

近年来,随着国际形势趋向缓和以及同周边国家关系得到改善,拉美一些主要国家正在逐步调整其军事防务政策。例如,巴西近年来更加注重军队的质量建设,正在裁减兵员10%左右,并相应削减军费。90年代以来,阿根廷政府在逐步调整军事防务政策的同时,开始推行以质量建军为核心的军队改组计划。该计划的主要内容包括:精简机构、裁减军队员额、保持适当规模,组建快速反应部队,调整编制体制,适当增加军费,更新武器装备,提高部队的现代化水平和机动作战能力等。

拉美和加勒比各国的军事实力、国防预算和武器装备等情况,充分反映了它们的国防政策是防御性的,军队员额和军费开支基本控制在维护国家安全和国内治安稳定的需要以及国力允许的范围之内。

拉美和加勒比各国大都实行义务兵役制。少数国家,例如墨西哥和智利,实行义务兵和志愿兵相结合的兵役制度。阿根廷一直实行义务兵役制,但进入90年代后开始推行军队改组计划,其中包括逐渐取消义务兵役制,改行志愿兵役制。
计数器: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信息反馈 | 下载中心 | 网站地图 | 旧版网站 |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拉丁美洲研究所 技术支持:北京海市经纬网络技术有限公司

地址:北京东城区张自忠路3号(北京1104信箱) 邮编:100007 电话:010-64039010

传真:010-64014011 E-mail:wang_sf@cass.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