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当前位置: 首页>科研工作>科研成果>拉美一体化>正文
古巴领导人更替与古美关系的现状与挑战
作者:韩晗时间:2018-06-01 12:02:00来源:世界社会主义研究

 

    要:

奥巴马时期, 美国政府转变了对古态度, 两国复交。然而, 美国总统特朗普上任以来, 古美关系不断遇冷。未来, 古美关系不仅影响双边以及多边经贸发展, 也是古巴经济社会模式更新的重要外部环境。新一届古巴政治领导集体将借助更新政策取得的国内发展, 推进古巴特色外交的多元化路线, 应对更为复杂的美国外交手段。

关键词:

古巴选举; 古美关系; 迪亚斯·卡内尔;

The Change of Cuban Leaders and the Current Situation and Challenges in the Cuban-US Relations

Abstract

During the Obama administration, the US government changed its attitude towards Cuba and the two countries resumed diplomatic relations.Since President Trump took office, however, relations between Cuba and the United States have continued to fall short of expectations.In the future, the Cuban-US relations will not only affect the bilateral and multilateral economic and trade development, but also constitute an important external environment for Cuba in updating its economic and social model.With the help of domestic development achieved through policy updating, the new political leading group in Cuba will promote a diversified diplomacy with Cuban characteristics in order to deal with the more complicated US diplomatic maneuvers.

相较于美国在国土面积、经济、全球影响力等各方面的外交优势, 古巴对美国的外交资源可谓一穷二白。然而, 历经美国经济、金融、贸易三重封锁50余年, 坚持社会主义制度的古巴, 却赢得了国际社会对其外交成果的肯定。古巴在与美国多年外交冷战关系中, 始终没有放弃对话的意愿, 这一开放且坚定的态度, 为古美复交提供了基础。两国关系之所以多年来备受关注, 主要因为古美双边外交, 是社会主义阵营与资本主义国家的博弈, 更关系着社会主义国家的国际地位乃至世界政治进程。

2014年美国奥巴马政府重启与古巴对话以来, 随着两国复交、奥巴马总统访古等消息传来, 俄罗斯、欧盟及日本等国, 随即跟进或转变了对古巴态度, 迅速调整了对美洲唯一社会主义国家的外交政策。卡斯特罗去世、新任美国总统特朗普又再次收紧对古巴政策、驻古外交官遭到声波攻击”;以及古巴政治选举等诸多双边关系的内外部因素, 进一步加剧了世界格局演进的不确定性, 引发了国际社会对两国关系走势的新一轮关注。

一、对古巴当前外交政策的若干观点

古巴外交思想不断解放、深化。在《变革中的古巴外交与经济模式更新》一文中, 作者安东尼奥·罗莫若 (Antonio Romero) 指出, 古巴对外政策的调整有着深刻的内部和外部因素。自提出原则·利益双重性理论后, 古巴着重在外交领域获得利益”, 尤其是在中、长期政策规划中。还有学者指出, 获得经济———贸易 (包括旅游和投资资金) 的外部支持, 是当前古巴对外战略的重点, 实施《国家经济模式更新的经济和社会政策方针》, 体现了古巴外交理念的发展。推动外交多元化、注重发展对外经济关系等理念, 逐步获得了党内共识。在金融关系领域, 古巴推动外债重组谈判, 增加了短期古巴外汇支出, 从中长期看, 有助于国家投融资领域的国际化。一方面, 提升了古巴国际金融市场的参与度和认可度, 另一方面降低了古巴投资的国家风险指数, 促进了经贸与金融领域对外关系的发展。 (1) 在《古巴:展望未来》一文中, 经济和社会研究地区协调主任安德烈斯·赛尔宾 (Andrés Serbin) 教授指出, 在地区孤立政策和冷战思维的美国双重外部压力下, 古巴革命自20世纪70年代起, 就肩负了推动拉丁美洲和其他地区革命运动的使命。在社会主义变化发展的国际情势下, 古巴顶住了苏联解体对其制度与社会的巨大冲击, 坚持以经济为中心的社会主义建设———经济与社会模式更新政策。这有力缓解了古巴面对的地理与人口局限性, 亦抵抗了地区和社会意识形态一元化趋势。然而, 当前以集中制经济模式为基础, 导致古巴遇到了现实社会问题, 这些问题也在东欧一些国家出现过。 (2)

路易斯·苏亚雷斯·萨拉萨尔 (Luis Suárez Salazar) 在文章《古巴社会主义更新”:其乌托邦的另一种视角》中, 没有从有别于自由主义视角或是马克思主义的某些具体表述出发, 而是从另一个视角看待古巴革命中的问题。作者提出古巴革命的理想, 是将过去现在系统化视为未来希望的基础, 其理想是希望建设一个社会和世界性的理念。为此, 应构建一个有效、经济和生态可持续的社会主义国家, 同时需要参与式民主。他承认把第五代民主问题以及关注革命和社会主义原则, 纳入分析古巴内外政策模式更新的必要性。发展在拉美地区的内部关系及全面外交, 是符合古巴国内发展道路的。 (3)

此外, 美国政府长期对古巴民主等问题持批判态度, 迪亚斯·卡内尔当选古巴新一届政治局主席后, 《外交事务》杂志发表文章《卡斯特罗之后的古巴》, 认为华盛顿应该着手应对古巴的新总统, 调整当前对古策略。迪亚斯·卡内尔是古巴60年来的首位非卡斯特罗姓氏的领导人。他虽然开启了古巴政治新局面, 但面临着更大的内部经济与外交挑战。加之2017年古巴遭受的自然灾害, 也加速了古巴的调整步伐。即便美国不转变当前对古巴的冷战政策, 其他国家也会对古巴给予金融和政策支持, 地区内国家、地区组织 (如欧盟) 都在向古巴示好 (4)

二、外部因素:美国特朗普政府对古巴外交政策的调整

古美两国关系松动以来, 美国对古政策走向一直备受国际社会瞩目。在2016年竞选中, 特朗普提出了相左于奥巴马政府的对古政策。特朗普上台后, 古美关系正常化进程出现了严重倒退, 两国关系持续降温。2017817, 美国国务卿蒂勒森甚至公开表示:美国政府考虑关闭美驻古巴大使馆。美国的外交政策与战略是否在古巴问题上出现了历史性逆转?奥巴马对古巴的外交政策, 要被特朗普再次拉回保守吗?

第一, 奥巴马政府对古巴外交的政策“遗产”。

政治关系上, 奥巴马总统在任内实现了两国外交关系正常化, 双边政府间谈判增多。2014年末, 古美关系有所改善。2015720, 两国恢复外交关系。20163, 时隔88, 奥巴马作为在任美国总统到访古巴, 恢复了两国元首访问的政治往来。相较争议颇多的亚太再平衡战略, 舆论普遍将复交与出访视为奥巴马个人最大的外交成就与任内最大的政治遗产之一。

贸易关系上, 奥巴马政府积极与古巴开展双边贸易谈判, 通过总统政令, 全面落实双方在通邮、通航、赴古经商等方面所取得的谈判进展。但是, 奥巴马总统放宽贸易限制的内容, 不涉及《赫尔姆斯伯顿法》中的对古贸易封锁。

文化交流上, 奥巴马政府推动人文交流, 软实力外交加快对古巴非传统安全领域的影响。美国通过总统政令形式放开了对美国个人赴古旅游的限制, 人员往来为古巴带来游客和资本主义文化冲击。世界品牌时装走秀、美国影片在古巴取景, 诱惑着古巴青年群体的物质与精神世界。

然而, 复交以来, 奥巴马政府除了取得上述丰硕的外交遗产, 政策调整并未涉及经济与国家安全的根本性内容。美国延续了对古巴的经贸封锁, 两国未就1959年以来古巴国有化对美国在古企业造成的损失问题达成赔偿共识。关闭美国驻古巴关塔那摩基地一事, 亦悬而未决。此外, 在任期结束前, 奥巴马总统还突然宣布取消对古移民优待 (废除干湿脚政策 (1) )

第二, 特朗普政府调整了对古巴外交政策。

特朗普上台后, 美国外交战略调整备受关注。美国对古政策成为对拉美政策 (尤其是左翼政府) 的重要风向标。

首先, 特朗普政府对古的外交政策, 以古巴改善民主和人权现状作为发展前提, 通过限制对古军方企业贸易以及个人赴古旅游等政策, 造成两国政治关系迅速降温。20179, 两国虽举行政府年度对话, 但在贩毒、反恐等问题上收效甚微。美国更以美驻古外交官遭遇声波攻击为由, 遣返多位古巴驻美国外交人员并召回部分美在古外交人员, 同时暂停办理古巴赴美签证工作。20181, 美国宣布没有证据表明声波攻击与古巴政府有关系, 但却未恢复对古领事签证业务。持续近一年的美国驻古巴使馆声波攻击事件虽暂告段落, 但是特朗普对古巴乃至拉美外交的收紧态势才刚开局。2018年两国关系冷热交替———美国特使访问古巴, 纽约市政府向古巴赠送何塞·马蒂塑像等行为, 也不足以缓和蒂勒森于3月在德克萨斯发表讲话的影响。

其次, 在经贸合作方面, 特朗普强调美国优先思想, 增加对古巴贸易限制。2017616, 美国政府颁布对古巴四项新政, 具体内容包括:继续对古进行禁运和旅游限制;改变奥巴马政府忽略对古的政治要求;拓展美国和古巴人民的政治和安全利益;为古人民获得更多的权力打下基础, 使今后有更多的政治和经济自由。 (2) 上述政策对两国经贸产生了实质性影响。

最后, 特朗普新政府延续了奥巴马时期的对古移民政策。奥巴马时期废除干湿脚政策得以延续。这并非特朗普政府对奥巴马政府的妥协, 而是两届政府在保护美国利益方面的相同政策选择。结束干湿脚政策”, 对内, 有利于减少美国政府支持外交的社会政策成本;对外, 提升了美国对外国移民的公正性, 有助于提升国家形象。古巴国内向往美国生活的公民留滞, 还有可能影响古巴社会发展。

特朗普对古实施的新政呈现出两大特点:一是限制美国企业和与古巴军队、情报及安全部门相关企业的经贸往来, 企图切断古巴政府的收入来源;二是加强对美国人到古巴旅行的限制和监控。

第三, 美国对古巴战略的冷战思维从未终结。

回顾历史, 从《托里切利法》到《赫尔姆斯伯顿法》, 从美国派遣雇佣兵进攻古巴到电波侵袭古巴并实施和平演变策略, 从外交孤立古巴到对古巴实施干湿脚政策, 历任美国总统从未停止过对古巴的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在21世纪国际和平的新背景下, 美国奥巴马与特朗普政府虽放弃了部分强硬的外交表示, 在一定程度上改善了两国关系。但在古巴社会主义政权问题上, 两任美国总统的态度与所采取的政策, 归根究底并无二致。奥巴马政府实现了在外交政策形式上的大调整, 兼顾美国传统上对古巴的熟果政策诉求, 在总统任内努力追寻的外交成就, 因恢复对古巴关系及访问古巴得以实现。调整孤立政策为通过交流与文化侵蚀遏制古巴发展, 但仍未偏离传统美国对古敌对态度。反观特朗普的政策调整, 尽管特朗普强调与前任奥巴马政府的差异性, 但其外交战略的核心仍旧是美国历任总统的观念延续。面对国内发展的需要与经济形势, 特朗普政府为维护美国价值观, 提出了让美国再次强大的竞选口号, 体现在与其他国家的交往过程中必然以维护美国海外利益为重。

美国政府换届进行的政策调整, 不等于美国要走回头路。虽冷淡处理双方政治关系, 并增加经贸限制, 但逆潮流的两国断交并不符合美国利益。回顾大选期间, 特朗普作为反对党党首, 基于共和党与个人执政理念的差异, 主张调整对古巴的过分友好态度, 实则是政治博弈需要。首先, 在竞选总统时, 通过批判古巴的言论, 他获得了迈阿密等美国国内反对古巴社会主义势力群体的选票。其次, 上任以来, 特朗普迫于国内政治需要, 不断以民主问题作为与古巴发展贸易关系的前提。第三, 古巴虽然进行了一些改革, 但依然坚持社会主义发展道路, 不符合美国社会自由民主的西方价值理念, 亦不符合美国的资本主义发展观, 与美国对古巴的战略预期相差甚远。

毫无疑问, 在特朗普任内, 选择以政治民主与改善人权等要求作为改善和增进与古巴关系前提的外交表态, 仍将会延续。同时, 特朗普倾向于尽量降低与古巴进行双边关系改善的成本。此外, 迫于区别民主党外交理念与迎合迈阿密古巴裔议员等压力, 本届政府很难在政治领域大幅改善与古巴关系。在两国经贸关系内, 实现美国利益最大化, 则是特朗普总统务实政策的重心所在, 与对世界其他国家和组织的政策近似。这在特朗普20176月公布的对古巴新政已初见端倪, 意识形态差异性始终存在, 美国对外政策中对古巴的核心诉求并没有发生实质性改变。

三、古巴对美国外交策略的内部基础与应对

第一, 古巴政治领导人更替的积极意义。

古巴最高权力机构人事过渡期刚刚开始, 国务委员会青老领导人共同组成了新一届政权, 权力开始向革命后出生的新一代古巴领导人过渡。从此次选举看, 古巴选择了局部和逐步的方式进行政权交接。

新当选国务委员会委员与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在年龄、性别、种族等方面, 更为均衡、民主, 纵观全体国务委员会委员:42%的原委员留任。性别与种族构成更为均衡:48.4%为女性, 45.2%为混血黑人, 新国务委员的平均年龄为54, 基本符合劳尔在古共七大提出的未来中央委员年龄不超60岁的要求。尽管有部分领导年龄超过70, 但多达77.4%的委员为革命胜利后出生。国务委员会副主席均有妇女和黑人委员。另一方面, 古巴全国立法机构也向年轻化与代表成分广泛方向发展。在605位人民政权代表中, 53.22%的代表为女性, 40.49%的代表为黑人和混血裔代表。

新一届政府的首要工作包括:双轨制货币制度的改革、进行居民住房改造政策、推进古巴《宪法》修改、继续推进更新政策的指导与实行, 坚持社会主义外交的发展, 这将对古巴法律、政治、经济与外交产生深远影响。古巴此次通过选举实现了政治权力交接, 体现了政治民主与现代化的发展方向。

古巴领导人代际更替并非始于此次换届, 实际上从古共六大、七大开始, 就开启了核心领导层代际交替进程。近期的政治领导人更迭, 是古巴政治进程的重要一步, 亦是古巴外交发展的重要基础。

第二, 古巴新一届领导对外交政策的表述。

近期, 作为1959年革命后出生的新一代领袖代表, 古巴新一届政府领导人迪亚斯·卡内尔当选后表示, 将继承并发展社会主义革命的任务。

以迪亚斯·卡内尔为代表的新一代古巴领导人, 开始逐步接替政治、经济以及外交等国家最高领导权。古巴地方、政权代表大会以及最高政治领导人选举, 标志着古巴政治领域权力代际交接的开始。为保障古巴政治发展的平稳, 新老领导人的权力交接采取了局部和渐进的方式。

推进特色、多元外交, 反对不平等仍是古巴外交政策的两大内核。延续外交政策的稳定, 是保障国家政策稳定的需要, 也是代际权力交接的历史选择。新老组合的古巴政府, 将在迪亚斯·卡内尔的带领下, 延续古巴对外关系的多元化发展。他在当选国务委员会主席后表示, 他将和所有的古巴革命者一起, 忠于菲德尔·卡斯特罗和劳尔·卡斯特罗的教导, 继续古巴革命和社会主义事业, 继续贯彻和执行古共六大和七大制定的纲领, 推进古巴经济和社会模式的更新。古巴的外交政策也将保持不变, 古巴不会接受外部强加给古巴的任何不平等条件。他将继续奉行菲德尔·卡斯特罗和劳尔·卡斯特罗领导的古共纲领方针和路线。

未来, 古巴将重点推进经济和社会模式更新的具体政策调整。个体户和非农牧业合作社政策、住房改善计划、货币与兑换政策以及修改宪法等问题。诸多亟待推进的更新政策, 预示着古巴社会主义制度向灵活和宽松方向发展。这无疑为古巴坚持对外关系多元化, 增强了与其他国家贸易往来, 进一步保持古巴特色外交 (医疗外交、宗教外交) 的战略性统一。古巴经济和社会模式更新的成果, 也为全面外交的推进, 提供了内部保障。

第三, 古巴经济社会模式“更新”对外交的保障性作用。

美国基于国家利益调整对古巴外交政策的同时, 古巴国内自劳尔主政以来实施的经济更新”, 也为古巴外交战略的发展提供了基础。

一方面, 古巴通过颁布《外国投资法》、《马里埃尔特区法》, 修订《劳工法》等, 建立对外国投资与引进技术的制度保障 (1) , 加之经济发展, 为外交提供了必要的国内基础。201761, 古巴全国人民政权代表大会正式通过了《古巴社会主义发展的经济社会模式概念》、《到2030年的国家经济和社会发展计划:国家愿景、优先及战略领域》两份文件, 进一步明确对古巴继续更新的政策细节。古巴经济和社会模式更新进入全面深化阶段。此外, 近年来, 古巴经济社会更新进程取得了一些经济成就:2013~2015年古巴实现了经济连续增长, 增长率高于地区平均水平。2017年面对更为严峻的国际经济形势, 古巴经济触底反弹, 增长1.6% (2)

另一方面, 古巴外交政策发展也面临严峻挑战:随着2016年精神领袖菲德尔·卡斯特罗的逝世, 古巴失去了一位睿智的革命思想家与领路人。古巴政府换届选举产生的新一代领导集体, 也因此面对着更为棘手的美国外交挑战。在一定时期内, 古巴延续精神领袖反对美国霸权主义和资本主义全球化的遗志, 仍是古巴外交未来的主要发展方向。

此外, 以迪亚斯·卡内尔为代表的新一届领导人, 有助于实现古巴政策的延续性。

第四, 古巴坚持奉行独立自主的外交路线以应对美国外交政策调整。

近几年, 随着奥巴马政府在缓和美古关系上所作的努力, 古巴在恢复与美国对话关系的同时, 也迎来了多重利好的国际关系环境。俄罗斯、欧盟、日本等国家以及广大发展中国家纷纷到访, 古巴外交关系实现了全面多元发展。然而, 古巴的外交重点, 仍是与美国的关系。

首先, 在双边外交领域, 古巴以实现发展国内经济为要务, 强调务实性, 来消弭美国政策调整的威胁。奥巴马政府调整50年来美国对古外交策略的做法, 实质上承认了对古政策的无效性。反观古巴, 则延续了一贯愿意对话的态度。面对特朗普对古巴的新政”, 2017714, 古巴国务委员会主席劳尔·卡斯特罗在古巴全国人大全体会议闭幕式上, 公开回应了特朗普616日的讲话。他指出:美国现任总统特朗普宣布对古巴政策变化是双边关系的倒退”, 这一决定无视美国大多数民众支持取消对古禁令、希望两国关系正常化的诉求, 他同时表示古巴政府愿与美国在相互尊重的前提下进行对话与合作。但是, 古巴不会在涉及主权独立及领土完整等问题上让步。此外, 在应对美国驻古使馆人员遭遇声波攻击的外交危机中, 古巴也采取了加强外交人员安保, 建立跨部门调查委员会、与美方共享信息的友好做法。相较于美国措辞模糊且暂缓公布结果的做法, 古巴领导人劳尔主席甚至还表示愿意与FBI合作共同调查。古巴已打破以意识形态为前提的外交壁垒, 同包括美国在内的190余个对象国和组织建立和恢复了外交关系。

其次, 古巴提升小国的国际话语权, 通过多边外交成果进一步消弭美国影响。古巴近年来塑造了愈加活跃的国际和地区多边组织成员国形象。古巴是联合国创始会员国, 是世界贸易组织、不结盟运动、拉美和加勒比国家共同体、拉美一体化协会、加勒比国家联盟、美洲玻利瓦尔联盟等国际和地区组织成员。宗教外交也让古巴在与美国的谈判中, 获得了罗马教廷对取消美国对古巴制裁的声援。

再次, 古巴各界冷静处理古美复交, 尽管政府、民众以及学界观点不尽相同。201638, 古巴《格拉玛报》发表社论, 称奥巴马访古会受到欢迎, 但古巴不会做任何让步, 不会放弃革命和反帝的原则, 不会放弃社会主义理想。民众中, 既有期待两国复交带来商机和生活改善的支持派, 也有担忧古巴受美国侵蚀的保守派, 也不乏中间派的民众冷淡观望。学界则对美国恢复同古巴关系给予了较为客观的评价:奥巴马政府的外交策略调整, 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

古巴坚持与美国增进关系, 这既符合全球化趋势, 也符合古巴全面外交的构想。自恢复古美外交关系以来, 古巴坚决反对美国有损古美关系的做法。

第五, 古巴坚持多元化外交应对美国长期封锁。

对美国, 古巴一方面积极寻求取消经贸制裁;另一方面, 也积极推动与美国关系发展, 进一步扩大古巴的国际影响力。

古巴多年来积极呼吁取消美国对古制裁, 目前已获得广泛的国际支持。在美国延续制裁的同时, 古巴实现了双边经贸、旅游业的发展。201712, 古巴外交部美国司司长何塞菲娜·比达尔公布了入境古巴的美国公民数据。20171~11, 美国赴古5巴人数迅猛增长, 201657.92万人次同比增长248.7%。两国也在侨民互访方面取得了进展, 36.64万古巴裔美国公民访古, 同比增长140%2017年前11个月, 美国赴古游客为96.57万人次, 较上年增长189.7% (1) 随后, 到访古巴的美国游客则呈下降趋势。一方面由于古巴遭受了严重的自然灾害, 另一个重要因素是美国出台的限制赴古及限制与古巴军方企业 (包括旅游业企业) 合作的政策。对此, 古巴提出抗议, 认为这严重影响双边关系政策, 损害两国利益。古巴还取得了对欧盟关系的实质性进展, 将藉此吸引欧洲国家的资金和游客发展旅游业。《欧盟与古巴的对话合作协议》于201711月正式实施, 古巴与欧洲建立了伙伴关系, 开启了合作新篇章。

古巴通过恢复与美国关系, 赢得了外交战略机遇期, 同时以务实外交推动国内更新进程。目前, 古巴几近与全球所有的国家和多数组织建立了外交关系。在地区内部, 面对重要盟友委内瑞拉遭受石油价格下跌以及政府反对派施压等诸多不利情况, 古巴扩大了同地区其他国家的经贸投资合作。如, 古巴马里埃尔港扩建项目总投资额达9.57亿美元, 主要投资者就是巴西奥德布莱切特集团, 项目还得到了巴西国家经济和社会发展银行6.82亿美元的贷款, 共有约400家巴西企业参与港口建设投资。在地区外部, 重新发展与俄罗斯在能源与军事领域合作, 增加与中国的贸易深度与广度。 (2)

多元化外交渐成主要路径, 古巴对此也调整了新时期的外交原则:满足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基本价值;促进人民民族解放;促进消除对人类和人民的各种形式的剥削与歧视。劳尔在古共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上表示:尽管与美国恢复外交关系, 但仍将始终坚持多数人民支持的独立原则。因此, 古巴外交在近几十年的实践中实现了在医疗、宗教、教育等多领域的国家软实力输出, 国际影响力也日益提升。

四、古巴新一届领导人将深化多元化外交战略

当前, 古巴基本实现了外交多元化, 在拉美地区以及世界格局中的国家地位不断提升。在积极与全球各国建立外交关系、主动与相异意识形态国家开展各领域合作、改善投资贸易环境吸引外国直接投资等方面, 成效卓越。多元化战略亦获得了国际性认可, 外交服务于内政的对外关系理论, 在古巴得以实现。这更有利于化解美国对古封锁的消极影响。以上述外交路线为基础, 新一届领导集体已表达了坚持多元外交的决心。

同时也应看到, 拥有诸多优势的古巴外交, 仍处在政策调整期, 外部环境依然严峻。国际形势与美国的经济、金融和贸易三重封锁依旧严峻威胁着古巴社会主义政权的发展。外交战略可谓是机遇与挑战并存。其主要挑战在于:

首先, 美国对古巴当前采取的外交政策, 兼具保护与损害美国利益的特征。美古长期在美国关停关塔那摩海军基地、取消对古巴制裁等问题上, 存在着根本性分歧。特朗普当选总统后, 双边关系再度遇冷。201819, 美国方面声明无证据表明古巴政府与声波攻击事件有关;同时, 国务卿雷克斯·蒂勒森却以蓄意攻击停止为前提, 搁置了向古复派外交人员及恢复领事业务的事宜。21, 他还在赴拉美五国访问前, 发表了攻击中俄对拉政策, 鼓吹拉美与美国站在一起的言论, 遭到古巴外交部的谴责和抗议。美国企图为正处于社会与政治发展过渡阶段的古巴政府制造麻烦;但另一方面, 特朗普的外交政策却加剧了美国企业对古巴的贸易风险。

其次, 古巴在展现超出小国体量外交影响力的同时, 仍面临诸多挑战。在长期的美古关系角逐中, 美国一直都被认为是关系的绝对主导力量。回顾半个世纪的两国关系, 古巴却一次次脱离了美国对古巴外交政策的预设。从熟果政策到对古巴人权民主政策的抨击, 古巴面对长期封锁依旧实现了社会主义经济制度的发展。近几年, 面对国际储备有限、公共外债等问题制约, 古巴着重将发展经济作为发展外交的一大要务。古美复交初期, 多数古巴民众期待大量美国游客和商品的到来, 能够提高收入并改善物质生活条件。然而, 随后而来的古巴公民赴美优待政策的取消及美国公民赴古巴旅游的限制, 都让期望由美古关系正常化为古巴带来进一步开放的当地民众竹篮打水。可以预见, 古巴坚持社会主义制度, 进一步发展国有制为主体经济的外交基调, 仍将是美国所不乐见的。

综上, 未来古美关系仍将在互相博弈中谋取发展。一方面, 古巴面对政治领域新老领导人交替, 实现国内政局平稳与维护社会主义是国内要务。经济领域, 古巴更新进入深水期, 有关所有制与开放的问题将留待新一届政府解决。古巴的未来前景成为地区和世界的共同关切。古巴希望实现平稳成功的国家权力过渡和社会转变。地区和国际的支持和认同, 在古巴看来也十分重要, 其中美国的尊重、理解和支持更为重要。另一方面, 美国总统特朗普在国内政治角逐中需要政绩, 在国内, 经济发展正初见成效, 而在外交中的古美关系上, 他面临的挑战主要来自迈阿密派 (古巴裔美国人) , 以及他的移民政策对古巴的影响。未来, 特朗普政府对古巴的外交策略无论如何改变, 通过政治经济施压、颠覆其社会主义制度的外交政策仍将持续。

注释

1 Antonio Romero:“La pol tica exterior cubana y la actualizaci n del modelo econ mico en un entorno cambiante”en la RevistaPensamiento Propio, 2017, pp.81-109.

2 Andres Serbin:“Cuba:mirando hacia el futuro”, Anuario CEIPAZ 2015-2016, pp.209-228.

3 Luis Su rez Salazar:“LA‘ACTUALIZACI N’DEL SOCIALISMO CUBANO:otra mirada desde sus ut pias”, Revista de Pol ticas P blicas, Universidade Federal do Maranho, So Lu s, Brasil, 2016, pp.63-74.

4 Marguerite Jimenez:“Cuba After the Castros, Washington Should Be Engaging the Island's New President”, https://www.foreignaffairs.com/articles/cuba/2018-03-28/cuba-after-castros.

5 干湿脚政策:源自美国就古巴非法偷渡者出台的干湿脚法则。即:如果一个古巴人在海上或者是朝海岸走时 (湿脚) 被捕获, 那么他将被驱逐出境;如果一个古巴人可以到达边境 (干脚) , 那么他将被允许申请政治避难。成功到达美国领土的古巴人通常被允许留在境内, 在居住一年后, 古巴调适法将允许这些古巴人申请美国绿卡。

6 美国白宫外交政策Fact Sheet on Cuba Policy, https://www.whitehouse.gov/briefings-statements/fact-sheet-cubapolicy, June 16, 2017

7 《古巴确定继续更新社会经济模式》, http://news.xhby.net/system/2017/06/02/030686874.shtml

8 数据来源于拉美经委会网站, http://estadisticas.cepal.org/cepalstat/Perfil_Nacional_Economico.html

9 Josefina Vida:l“Qued demostrado que Cuba y EEUU pueden construir una relaci n de nuevo tipo”, http://www.cubadebate.cu/opinion/2017/12/17/quedo-demostrado-que-cuba-y-eeuu-pueden-construir-una-relacion-de-nuevo-tipo/#.Wvwwevkna7k.

10 “EL PUERTO DEL MARIEL, una inversi n brasilea que sigue creciendo”, http://www.thecubanhistory.com/2013/07/cubas-port-of-mariel-a-growing-brazilian-investment-video-el-puerto-del-mariel-una-inversion-brazilena-que-siguecreciendo-video/.

 

计数器: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信息反馈 | 下载中心 | 网站地图 | 旧版网站 |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拉丁美洲研究所 技术支持:北京海市经纬网络技术有限公司

地址:北京东城区张自忠路3号(北京1104信箱) 邮编:100007 电话:010-64039010

传真:010-64014011 E-mail:wang_sf@cass.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