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当前位置: 首页>学术论坛>国内拉美研究>正文
拉美左翼回应新自由主义“回潮”
作者:袁东振时间:2017-08-31 16:44:00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17年8月30日)

【核心提示】拉美左翼强调,新自由主义在拉美已经失败。近期召开的拉美进步政党大会拉美共产党大会都指出,自20世纪90年代后拉美新自由主义就处于危机中;新自由主义虽曾猖獗一时,但它是不道德的模式,没有取得成效,已经失败。有学者认为,新自由主义在拉美已经过时,而且是可以被战胜的;十几年前自由主义的意识形态在拉美还是圣经,但现在正被丢弃,新自由主义和对它的信仰在拉美地区已经坍塌;新自由主义是一个过时的东西,我们正把它扔进历史的垃圾箱

http://5b0988e595225.cdn.sohucs.com/images/20170831/28039636f7d2481c99b8097c9943d3de.jpeg

20世纪80—90年代以后,拉美地区普遍进行新自由主义改革,改革在许多国家引起严重社会后果,加剧了社会矛盾和社会冲突。在此背景下,拉美一批左翼政党高举反新自由主义的旗帜,通过大选上台执政,开启新一轮左翼执政周期。一些左翼政党执政后表现出去新自由主义化的政策取向,利用2003—2013年拉美经济增长黄金十年的有利条件,对新自由主义模式进行修正,并在短期内取得显著成绩。

2014年以后,在世界经济增长乏力、国际市场大宗商品价格持续下跌冲击下,拉美经济步入下行通道,2015年和2016年连续两年出现负增长;一些左翼执政国家陷入衰退,巴西、委内瑞拉等国的左翼执政党陷入严重治理危机,右翼势力在拉美地区抬头。右翼政党通过与左翼政党的激烈角逐,在阿根廷、巴西、秘鲁等国家重新取得执政地位,委内瑞拉、玻利维亚、厄瓜多尔等左翼执政党推进的拉美21世纪社会主义实践探索也遭遇前所未有的挫折,执政压力加大。在经济方面,拉美右翼政党具有亲市场和亲新自由主义的政策取向,执政后对左翼执政期间的政策做出重大调整和修正。据此,拉美地区的左翼力量认为,新自由主义在拉美出现回潮

日前,拉美左翼政党召开一系列重要会议,寻求应对右翼和新自由主义重新抬头的对策;拉美左翼领导人发表大量言论,对新自由主义展开持续反击和批判;拉美左翼学者在总结左翼政党执政经验教训的同时,继续探寻新自由主义的替代方案。拉美左翼提出以下观点和主张。

新自由主义政策缺少新内容。拉美左翼强调,该地区虽出现新自由主义回潮,但自身并没什么新东西。同过去相比,新自由主义政策仅意味着剧烈的财政调整,意味着有利于倾市场方向的又一轮改革,意味着对劳动者更大程度的剥削。玻利维亚副总统加西亚指出,新自由主义的本质是掠夺,是资本主义的一种方式,基本特征是剥夺农民、强占社区资源、将公共资源私有化、把生态等同于知识产权、把自然界商品化。拉美左翼提出,新自由主义仍然是保守和右翼的发展战略,没有什么新内容,因为如果资本能够按照自己的意志走出危机,劳动者将承担这一新自由主义转向的所有负面成本,承担改革过程中生活和政治的所有负面后果。

拉美左翼强调,新自由主义在拉美已经失败。近期召开的拉美进步政党大会拉美共产党大会都指出,自20世纪90年代后拉美新自由主义就处于危机中;新自由主义虽曾猖獗一时,但它是不道德的模式,没有取得成效,已经失败。有学者认为,新自由主义在拉美已经过时,而且是可以被战胜的;十几年前自由主义的意识形态在拉美还是圣经,但现在正被丢弃,新自由主义和对它的信仰在拉美地区已经坍塌;新自由主义是一个过时的东西,我们正把它扔进历史的垃圾箱

拉美左翼主张回击新自由主义的进攻。拉美左翼认为,当前拉美右翼利用经济形势的改变,加大对左翼执政党的进攻力度,试图冲淡左翼执政的业绩。拉美共产党大会指出,新自由主义和帝国主义正对拉美发动融合了常规、不对称、心理、政治、媒体等形式的全面战争或第四代战争,力图分裂拉美社会和人民,剥夺拉美的资源、对拉美人民进行超级剥削,削弱劳动权利和工会自由。帝国主义的反攻以更野蛮和更暴力的形式表现出来,目的是继续把拉美作为自己的后院。在这种背景下,拉美左翼进步力量有义务用创造力和创新精神,回击新自由主义、右翼力量和帝国主义对进步政府的攻击,捍卫社会主义的旗帜。

资本主义不能解决拉美的发展问题。拉美左翼认为,资本主义日益失去合法性,处于历史上最严重的危机中,资本主义危机在全世界加剧了不平等、动荡、贫困和不正义。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大学教授博隆认为,资本主义没有能力面对和解决自身所产生出来的问题和挑战;资本主义不仅不能解决人类面临的主要问题,而且成为许多问题的根源;资本主义争夺霸权和扩张,摧毁了它自己曾经建立起来的合法性和体制性基础。

拉美不少左翼学者指出,资本主义固有的局限性更加明显。阿根廷《工具杂志》日前发表一组论文,对当前资本主义及其危机问题进行分析研究,认为过去十几年间,资本主义政策在很大程度上加剧了对土地、文化、历史、自然资源、能源、教育、劳动和社会保障、医疗卫生和公共安全的掠夺和私有化。资本主义固有的局限性更加明显,世界上许多治理难题(例如气候问题)都源于资本主义,全球气候变暖只是症状,病根是资本主义。2016年在委内瑞拉召开的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大会上指出,尽管资本主义经济的方式有所改变,但其仍处于危机之中。

拉美左翼主张开展反对资本主义的斗争。拉美共产党大会指出,资本主义虽陷于历史上最严重危机,但作为危机的后果,帝国主义变得更具有侵略性,对民族主权、人民权利和世界和平实行更加野蛮的政策;资本主义正自我组织起来,并在世界范围内制定了新战略。拉美左翼学者提出,面对当代资本主义的超级剥削和新自由主义的世界化,拉美人民应开展反对资本主义剥夺和控制的斗争;应实现对资本主义的超越,不允许依附性资本主义在劳动阶级面前耀武扬威

制定取代资本主义和新自由主义的新方案。拉美左翼提出,新自由主义的方案,以及试图巩固自己阵地的企图已陷入危机;为了把拉美从贫困落后中解救出来,必须制定可以替代已经失败了的新自由主义的新方案,即顾及人民、正义和福利的方案;应加强团结,寻求替代新自由主义的新选择;应制定共同纲领,寻求应对新自由主义进攻的新手段。玻利维亚左翼执政党领袖莫拉莱斯认为,新自由主义和资本主义既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也不是一种希望,而且新自由主义和资本主义自身也不愿意成为解决问题的方案或希望;为了子孙后代,我们不应允许资本主义带来更多的危机,必须制定和寻求应对资本主义的新方案。

坚持社会主义的基本原则和方向。面对拉美21世纪社会主义实践探索遭遇的新挫折和新困难,拉美左翼政党及其领导人并未放弃社会主义理念,也没有中止实践探索,而是重申社会主义的基本原则和方向,并提出一些新设想和新阐述。拉美共产党大会强调社会主义意味着独立、正义、平等、公平分配、尊重环境、人民自主、民主决策,是反对资本主义的唯一选择,重申为建立社会主义而斗争。委内瑞拉左翼执政党及其领导人强调,将继续致力于用社会主义替代毁灭性和野蛮的资本主义制度,建设社会主义生产的经济,用社会主义替代贪婪的帝国主义,把建立“21世纪社会主义模式作为历史性的英雄伟业。厄瓜多尔左翼执政党领导人重申,社会主义是拉美发展的唯一道路,对于存在高度不平等的拉美大陆,没有比社会主义更好的选择。玻利维亚左翼执政党领导人认为,社会主义是一种未来,是一种新社会,是人类社会的发展前景。

要进行制度、理论和实践创新。拉美左翼强调,需要讨论并制定一项适应各国独立自主、符合各国国情的共同政治规划,但不模仿或照抄其他国家的经验。古巴共产党领导人巴拉格尔借用秘鲁共产党创始人马里亚特吉的名言革命既不能模仿也不能照搬,而是需要英雄的创造,提出各国国情和外部环境不同,各左翼政党及其组织情况千差万别,必须尊重观点、文化和历史的多样性

拉美左翼在回应新自由主义回潮过程中,阐释了对拉美重大理论和现实问题的基本立场。值得指出的是,在经历了21世纪初以来十几年的左翼执政周期后,一些新上台的拉美右翼政党在遵循新自由主义基本主张和重启市场化改革的同时,也在试图借鉴左翼执政时期政策的合理成分。从这个意义上说,无论是拉美左翼对新自由主义回潮的回应,还是拉美左翼的执政经验,都会对传统新自由主义起到一定的矫正作用。

作者: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

执笔人:中国社会科学院拉丁美洲研究所 袁东振

 

计数器: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信息反馈 | 下载中心 | 网站地图 | 旧版网站 |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拉丁美洲研究所 技术支持:北京海市经纬网络技术有限公司

地址:北京东城区张自忠路3号(北京1104信箱) 邮编:100007 电话:010-64039010

传真:010-64014011 E-mail:wang_sf@cass.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