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当前位置: 首页>新闻中心>本所动态>正文
“拉美毒品问题及当前形势”研讨会召开
作者:王飞时间:2015-10-26 21:45:00来源:

2015年10月21日,“拉美区域合作与一体化研究”创新项目在圆桌会议室举行研讨会,邀请美国布鲁金斯学会拉美项目部主任哈罗德·特林库纳斯(Harold Trinkunas)和副主任万达·费尔巴布-布朗(Vanda Felbab-Brown)就拉美毒品问题以及拉美地区当前形势与拉美所的学者进行了讨论。此次研讨会由“拉美区域合作与一体化研究”创新项目组执行研究员岳云霞主持,拉美所各研究室的部分科研人员参加了此次研讨会。

岳云霞研究员首先对来访的两位学者表示了欢迎。毒品问题当前已经成为全球性问题。毒品对中国人民的生命健康造成日益严重的侵害,甚至影响到国民经济的健康发展。拉美国家一直饱受毒品问题的困扰,其针对毒品以及毒品犯罪采取的政策和措施可以为中国越来越严重的毒品问题提供借鉴。

特林库纳斯主任介绍了布鲁金斯学会新近完成的项目“全球毒品政策:比较视角与2016年联合国毒品问题特别联大”。他认为,伴随着全球化、区域化进程的加快,全球安全问题也发生了一些变化。作为非传统安全中问题中的重要环节,毒品问题已成为当前国际社会共同面临的严峻挑战,并对人类的生存和发展构成了重大威胁。毒品问题已经不再是某一个国家自有的现象,而是一个需要全球国家共同面对的问题。因此,世界各国应该联合应对这一问题,改进全球的毒品政策。

自上世纪50年代以来,旨在反对毒品的 “世界毒品问题”(World Drug Problem)体系建立以来,面临着许多挑战。很多国家认为该体系强调对服食毒品的惩罚措施和限制毒品合法化等问题存在争议,并要求进行改革。但是像中国和俄罗斯这样的大国,依旧将毒品列为非法,并且禁止贩卖毒品。美国近些年对毒品的政策出现一些变化,这导致全球毒品的种植跟着改变,同时对全球毒品政策提出新的要求和争论。这些问题主要集中在当前毒品政策的效果评估以及反毒政策的负面效应。正是出于这样的政策争论和背景,布鲁金斯学会的一批学者对全球15个国家进行了调查研究,涉及评估毒品使用、运输以及反毒政策的风险和影响等方面。这些影响主要体现在国家安全、恐怖主义、暴力犯罪、政治进程和腐败、经济发展、公众健康以及人权等几个方面。经过实际案例研究,项目组提出了一系列政策选择,可以降低风险以及减轻反毒政策的负面效应。

特林库纳斯主任指出,当前全球毒品问题出现了一些新变化。首先是毒品的生产、运输和消费跨越洲际和国境。其次是国家之间禁毒支出的不平衡,毒品消费国承担了更高的成本。第三,拉美国家与毒品相关的犯罪数量大大超过亚洲和欧洲一些国家。因此,对于拉美国家来说,制定反对毒品的政策意味着将会造成更大的风险。面对这些新问题,拉美国家应该在以下四个方面进行改进和重视:首先,要注意计划和战略的长期性;其次,对于非暴力制造者的毒品卖家采取何种政策;第三,如何为过去靠种植毒品为生的农民提供替代作物;最后,在公众健康层面,对吸毒人员如何救治,而不仅仅是惩罚。

费尔巴布-布朗副主任接着对墨西哥、哥伦比亚和乌拉圭三个拉美国家的案例进行了发言。她指出,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拉美地区是全球毒品消费最高的区域,同时也是全球犯罪率最高的地区,不仅平均水平高,各国之间差异也较小。在全球反毒体系中,美国要求秘鲁、玻利维亚和哥伦比亚等国家控制毒品的种植,但遭到一些国家靠种植毒品为生农民的抵制。此外,拉美很多其他形式的犯罪经常与毒品相连,这在全球也是一个独特的现象。每年,拉美地区由于毒品引发冲突造成死亡的人数高于亚洲地区。鉴于此,拉美国家已经采取了一些措施,包括逮捕毒品交易者以及控制可卡因的种植,但是问题并没有好转的迹象。

哥伦比亚在治理毒品和毒品犯罪的过程中花费了很高的成本。2000年-2008年,每年相当于1.1%的GDP因此而被消耗掉。国内古柯(coca)的种植面积大量减少,与毒品相关的经济部门规模出现大幅萎缩。费尔巴布-布朗指出,哥伦比亚政府应该将重点放在其他可行的项目上而不是仅仅减少非法作物的种植,政府反毒品政策应该更加关注更易产生高增加值的生产和运输过程。

墨西哥在培尼亚政府执政以来并未改变前任政府的军事化毒品管理的措施,对于毒品产业继续保持严格的限制。由于政府的严格管制,墨西哥的大型毒品非法机构分裂成各个小型的或者是中型的机构,更专注于抽租(rent-extraction)而不再是国际毒品非法交易。因此,墨西哥国内毒品交易市场出现繁荣,非法毒品出口收入下降。费尔巴布-布朗指出,虽然当前反毒政策较严格,墨西哥还可以做得更好。例如针对大毒枭的动态威慑策略(dynamic deterrence tactics)、掌握更一般的数据、预防和治理相结合等。

乌拉圭是全球第一个将毒品合法化的国家,给全球其他国家毒品合法化政策提供了生动的案例。事实上,在1985年乌拉圭回归民主之前,毒品在该国一直有合法性的传统。乌拉圭的毒品合法性体现在国家层面,对于商业性和限制使用规定很少。费尔巴布-布朗指出,虽然该国允许毒品的交易和使用,但是还需要实行一些限制,尤其在青少年的毒品吸食和犯罪方面,进行教育和引导。

两位学者演讲后,拉美所贺双荣研究员、王鹏副研究员和美国富布赖特访问学者李和教授分别进行评论。贺双荣研究员指出,当下的毒品政策应当更多的关注供给,从毒品供给的角度防止毒品犯罪。此外,对于一些小国来说,毒品合法化的成本可以接受,但是对于中国这样的大国来说,合法化毒品将带来难以预计的成本和不稳定性。王鹏副研究员认为,反毒政策不仅仅是政治问题,更是社会问题和经济问题,是当前非传统安全领域重要的环节之一。李和教授则从泰国案例出发,与演讲者就拉美国家和泰国在治理毒品问题方面的差异和成效进行了点评和交流。此后,在座的学者就美国政府的反毒政策、拉美国家当前经济形势对打击毒品犯罪的投入、开展田野调查的数据选取和实验对照组控制变量的选择以及巴西的通货膨胀问题与两位外国学者进行了交流。

计数器: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信息反馈 | 下载中心 | 网站地图 | 旧版网站 |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拉丁美洲研究所 技术支持:北京海市经纬网络技术有限公司

地址:北京东城区张自忠路3号(北京1104信箱) 邮编:100007 电话:010-64039010

传真:010-64014011 E-mail:wang_sf@cass.org.cn

1.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