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当前位置: 首页>新闻中心>本所动态>正文
拉美所举办“拉美左翼与社会主义的新动向”学术研讨会
作者:谭道明时间:2017-03-08 16:15:00来源:

2017年3月8日上午, 中国社会科学院拉丁美洲研究所在所大会议室召开“拉美左翼与社会主义的新动向”学术研讨会。本次研讨会是拉美所“拉美左翼与社会主义论坛”系列研讨会2017年度的首场会议,由拉美所政治室、《拉丁美洲研究》编辑部和古巴研究中心联合举办。拉美所所长吴白乙研究员致辞并参加研讨会,来自中国人民大学、中央编译局、社科院拉美所等科研机构和智库的学者专家参加研讨会并发言。研讨会由《拉丁美洲研究》编辑部主任刘维广编审主持。

拉美所所长吴白乙研究员在致辞中指出,当前的世界正面临着主张自由开放包容的全球化与走相反方向的逆全球化两种思潮的交织缠斗。其深层次的原因是社会分配不公,社会治理机制出现了重大结构性问题,又被一些政治家所操纵和利用。从2016年的G20峰会到2017年的达沃斯论坛,中国政府始终高举贸易自由化的旗帜,意在引领下一轮全球的经济融合和相互开放进程。说到底,是因为这些年的发展让我们有这个底气,因为我们有强有力的执政党和政府治理机制。简而言之,坚持道路自信,需要我们重温科学社会主义的经典原理。今天我们举行这个研讨会,就是要研究好拉美,比较好欧美,汲取有效的经验智慧,更好地反观中国的建设,加快中国智造的步伐。拉美所作为国内拉美研究的智库也应当有这样的担当。

拉美所副所长袁东振研究员认为,在目前拉美右翼抬头的情况下,总结左翼十多年的执政和发展经验,对趋势作一个判断,是非常有意义的。我们的研讨还是要多一些理性,少一些主观,才能作符合实际情况的判断。他提出今后研究拉美社会主义应该重点关注的几个问题:一是要研究拉美社会主义中具有韧性的东西。社会主义传入拉美有170多年了,至今绵延不断。现在拉美很多政党在庆祝十月革命100周年,《资本论》西班牙文版出版120周年。要研究是哪方面的因素使拉美社会主义反复不断地崛起。这从一个侧面说明,社会主义思想在拉美还是很有影响的。二是建议多关注拉美社会主义内部的多样性。拉美社会主义流派非常复杂,有民主社会主义的,也有科学社会主义的,更多的是民族社会主义的,不能把社会主义标签全部不加区分地贴到差异性很大的一个思潮身上。三是应该把握拉美社会主义理论和实践的新变化。尼加拉瓜等一些国家所搞的社会主义的指导思想不是马克思主义。查韦斯等人的运动从历史上起源上跟社会主义也没有关系,但现在成为拉美社会主义的旗帜,要看到社会主义的这种变化。最后,对拉美社会主义的发展前景,还是要有一个客观的判断。社会主义的主要目标是追求平等,拉美是世界最不平等的地区,社会主义的口号永远是有号召力的。但也要看到,社会主义的发展有很多障碍,其中之一是多党制的制度框架。在多党民主制框架下,如何推进社会主义,如何实现社会公平,并推进社会主义的目标?这些都是值得继续探讨的。

中国人民大学的陈崎副教授演讲的题目是拉美左翼执政时期政党体制的变化及其后果。他指出,拉美各国建立的主要还是西方式的竞争性政治体制和政党体制。目前存在如下三个变化:传统政党的衰败和新政党的兴起;政党体制的竞争性增强,多党制的趋向更加明显;左中右政党在意识形态和政党倾向上呈现“中间化”、“趋同化”的走向。这些变化也带来了如下后果:政党的政治动员和政治社会化功能增强;政党在执政方面得到更多锻炼;政党政治的制度化水平有所提升。但从政党政治发育的整个过程来看,左右轮替不可避免,的确也产生了积极效应,把更多的人纳入到政党政治中来。左翼获得了执政经验,政党制度化水平提升。这对左翼以后再次执政是很重要的。拉美政党政治发展时间比较长,但发育程度还不是很高,还在发展过程中。在拉美,代表左翼最强大的还是社会民主党。如何让这些政党积累执政经验,最终变为社会主义元素的积累,创造好的环境,是值得研究的。

社科院拉美所的方旭飞副研究员则研究了拉美右翼复兴的问题,并展望其发展前景。她先从意识形态、政策主张和社会基础三个层面界定了右翼。她认为右翼复兴的主要原因有以下几个方面。首先,右翼选举战略调整和变化了。其次,加强与公民社会的联系。第三,政策主张比较温和。第四,在左翼执政期间,右翼仍具有强大的政治经济影响力。第五,左翼执政困境为右翼的崛起提供了空间和机会。第六,许多右翼政治力量在左翼政权初期受到压制,但在拉美左转浪潮中逐步积累力量。关于右翼复兴的前景,方旭飞副研究员也作了一些展望。首先,在民主政治视域内,左右更替是正常的。其次,当前右翼夺权存在一些有利因素。新右翼更具有适应性。再次,拉美社会仍存在社会高度不平等、高贫困率等结构性限制。

中央编译局的靳呈伟副研究员讨论了冷战后拉美共产党面临的挑战与调适问题。首先,冷战后,拉美各国共产党主要面临以下挑战:苏东巨变,冷战结束;拉美民主转型与民主巩固使得面临走何种道路的问题;20世纪末新社会主义运动的兴起使得它面临采取何种策略的问题。其次,调适问题。这包括两方面:其一,思想理论认识方面的调适。从对马列主义的认识方面,很多党强调指导思想的本土化和多元化。对党的性质的认识方面。以前给自己的定性是工人阶级政党,现在不专门强调工人阶级政党,而是强调群众性的政党,从先锋性政党到群众性政党的转变。对国际主义的认识有所变化。其二,在思想理论认识之外,还存在实践政策层面的调适。基本上实现了与其他主义的联合,加入左翼执政联盟,有的党还与中右翼联合起来。反对美国主导的一体化,主张通过合法途径获取国家政权。

拉美所的杨建民研究员讨论了后卡斯特罗时代的古巴改革前景这一重大理论和现实问题。他认为,总体上,古巴的改革是“利用”市场的改革,而不是市场化或市场方向的改革。在分配方面,劳尔提出平均主义不是公平,而是一种剥削。但在计划与市场的关系上,他与卡斯特罗的认识是一致的,没有突破卡斯特罗的思想认识。古共七大仍然强调计划的主导地位,将利用市场作为一种补充,一种手段,更多的强调古巴的团结、解放和教育医疗等成就。目前古巴国内存在国家社会主义、市场社会主义与自我管理的民主社会主义这三种社会主义模式的论争。2018年劳尔等老一辈领导人将退休,古巴的改革能不能从利用市场的改革向市场化的改革转化,还需要继续观察。

拉美所的范蕾博士讨论了拉美工会在左右翼执政周期的角色转换问题。她指出,在非政府组织兴盛的拉美,工会发展相对滞后,影响力偏弱。区域、行业发展不均衡和组织松散是拉美工会的重要特征。拉美工会在左右翼执政时期扮演了不同角色。组织松散、内部分化和过度政治化等自身问题和新自由主义等外在因素导致拉美工会寻求政府庇护的本能和脆弱的抵御外界影响能力,是工会角色变迁的成因。拉美工会维护工人利益的基本功能并未充分实现,成绩乏善可陈。拉美工会发展的启示主要有要坚持左翼政党的领导,坚持群众组织的本色,充分发挥维护职工权益的作用。

在研讨过程中,各位学者还就右翼复兴命题是否成立、拉美政党制度变迁、超级总统制等问题进行了互动和探讨。

计数器: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信息反馈 | 下载中心 | 网站地图 | 旧版网站 |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拉丁美洲研究所 技术支持:北京海市经纬网络技术有限公司

地址:北京东城区张自忠路3号(北京1104信箱) 邮编:100007 电话:010-64039010

传真:010-64014011 E-mail:wang_sf@cass.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