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当前位置: 首页>新闻中心>本所动态>正文
拉美所召开“当前拉丁美洲形势研讨会”
作者:方旭飞时间:2017-12-13 16:47:00来源:

2017年12月13日,拉美所召开“当前拉丁美洲形势讨论会”,就当前拉丁美洲地区的政治、经济、社会形势和对外关系的发展变化进行了总结,并就“一带一路倡议与中拉战略”和拉美区域合作等议题进行了深入探讨。来自中国社会科学院拉丁美洲研究所、外交部、中联部中国国际关系研究院等单位的学者参加了会议。拉美所副所长袁东振和《拉丁美洲研究》编辑部主任刘维广主持了会议。

拉美所政治研究室主任杨建民作“2017-2018年拉美政治形势”的发言。他认为,2017年拉美政治形势的主要特点是:公众不再对传统政党和政治家抱有幻想,反建制派趁机崛起;拉美政治出现“分裂的拉美和分裂的政府”并存的局面。2017年,厄瓜多尔、智利、洪都拉斯等国进行了总统选举,巴哈马、阿根廷、委内瑞拉等国则举行了地方行政首脑或国会的选举,对所在国政治发展产生了不同程度的影响,其选举结果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地区政治格局变动的“左进右退”特点。2018年将迎来拉美地区的另一个大选年,哥斯达黎加、巴拉圭、哥伦比亚、墨西哥、巴西、委内瑞拉将举行总统选举,地区政治格局将有可能发生重要的调整和变化。腐败将成为影响拉美政局变动的重要因素。

拉美所经济研究室主任岳云霞作“2017-2018年经济形势”的发言。总体来看,2017年拉美经济在连续衰退2年之后,触底反弹,开始恢复性增长。拉美经委会、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都对2017年经济增长做出了较为乐观的预测,预期全年经济增长率可以达到1.2%。除委内瑞拉、多米尼克、特立尼达多巴哥和苏里南等四国出现负增长之外,地区大部分国家经济形势有所改善。次地区间及国家间增长差异有所收敛,但是内部分化持续存在。困扰地区经济增长的通货膨胀得到遏制,经济稳定性增强。她认为,未来较短时期内,制约和影响拉美地区经济增长的主要因素是政府在货币和财政等方面的政策能力。而从长期来看,拉美地区经济增长将受到内、外部经济环境的影响,前者包括经济结构调整和劳动力市场变化等,而后者则包括国际贸易条件和大宗商品价格的变动趋势以及外部资本流动趋势。展望2018年,外援性动力将持续支持地区经济复苏。据拉美经委会预计,2018年拉美地区经济增长率将达到2.2%。但是,由于内动力依然不足,拉美经济增长在全球范围内被边缘化的趋势仍将持续,进行结构性改革和深度一体化是促进拉美经济持续增长的不多选项。

拉美所社会文化室副主任林华作“2017年拉美社会环境变化与社会政策的调整”的发言,重点分析了就业、贫困和收入分配形势。她认为,因经济持续低迷,家庭创造收入的需要较为迫切,2017年拉美地区各国劳动参与率有所上升,而传统雇佣就业岗位的能力不足,就业率出现下降。尽管经济有所复苏,但是对劳动力市场的影响较小,不足以刺激就业和降低失业率,多数国家的就业形势较为严峻。鉴于劳动力市场的不景气,地区各国减贫压力较大,收入分配状况的改善依然不明显。社会环境方面,2017年拉美地区社会不满情绪增强,对政府满意度降低;危机感增强,对未来的预期提高。鉴于此,地区各国都面临社会政策的调整压力。她认为,拉美地区在有条件的现金转移支付与非缴费型养老金政策方面存在较大的调整空间。

拉美所国际关系研究室主任谌园庭作“拉美国家对外政策的调整、原因及趋势”的发言。她认为,2017年拉美国家对外政策处在调整期,域外因素与地区政治生态变化极大地影响对外关系的演变态势,各国或被动或主动调整对外政策,力图在隐约可见的新的地缘政治经济秩序形成之前或谋一席之地,或不被边缘化。未来可见拉美对外关系领域会出现如下趋势:部分国家政权更迭将导致对外政策出现变化,其中,委内瑞拉的政权更迭可能对地区国际格局变化产生较大影响;在中、美、拉三角关系中,美国特朗普政府“美国第一”的政策将对中国在拉美地区战略利益和地位产生持续影响。中国应积极应对国际关系中的各种变化和不确定因素,构建中拉关系的未来发展。

拉美所经济研究室谢文泽研究员作“‘一带一路’在拉美”的发言。他认为,2017年是中拉对接“一带一路”元年,其标志性事件包括中国与阿根廷两国发表声明,确认阿根廷与“一带一路”对接,巴拿马与中国签署“一带一路”建设备忘录,拉美地区的次区域基础设施一体化——“南美洲区域基础设施一体化倡议”第一次列入“一带一路”多边联合公报,等等。中国与拉美对接“一带一路”不仅有坚实的基础,也存在优越的条件,主要表现在:中拉全面合作伙伴关系和中拉整体合作是中拉对接“一带一路”的基础,中拉论坛是中拉对接“一带一路”的重要平台,中拉整体合作框架内已有“一带一路”合作实践。中拉整体合作框架、中国对拉美第二份政策文件以及既已实施的产能合作中都包含有“一带一路”内容。他认为,未来几年是中拉对接“一带一路”倡议的关键时期,2018年拉美地区国家密集的大选日程及其所导致的政治生态变化将对中拉对接“一带一路”带来不确定性。他还就中方如何积极推进中拉对接“一带一路”倡议,提出了自己的建议和看法:中国应尽可能向拉美各国民众准确传达“一带一路”倡议与中国经济发展战略;与拉美国家交往过程中,我方应充分考虑拉美地区“民主、和平、包容”的发展理念;适当加大少量成熟性项目的支持力度;发挥中国在市场、融资和技术等领域的优势,提高合作国或合作项目的融资能力,等等。

拉美所综合室主任王鹏作“巴拿马运河与‘一带一路’”的发言。巴拿马运河2016年进行了扩建,通航量有了极大幅度的提升。远洋运输是国际商品贸易的最重要的运输方式,中国对外商品贸易量的90%是通过海运完成的。巴拿马运河扩建之后,随着中国与西半球的贸易的较快提升,中国对巴拿马运河的需求也有显著上升。因此,巴拿马运河对中国对拉贸易的布局和中拉对接“一带一路”也将产生重要影响。

拉美所一体化研究室主任杨志敏作“拉美区域合作与一体化的新机遇和新挑战”的发言。他认为,拉美区域合作与一体化出现如下主要特点:一体化出现“碎片化”态势;次区域组织之间“融合”迹象明显,部分次区域组织内部则发生了分裂;主要次区域组织或主要国家与区域外组织或国家的合作加强,等等。2017年,拉美地区各国积极参与全球及区域性合作,与中国的合作也进一步深化。2017年,拉美6国加入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智利和阿根廷与其他26个国家一道签署《“一带一路”融资指导原则》,中方首次明确拉美是“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自然延伸”以及“一带一路”的重要合作方。总之,“一带一路”倡议为中拉整体和双边合作提供了新渠道,也对拉美地区自身一体化的发展具有正向激励作用。未来,拉美区域合作和一体化面临部分国家政党轮替和政策调整带来的考验,美国因素也将对拉美一体化的发展带来巨大的不确定性。

在讨论环节,与会者者对拉美国家政治生态变化的趋势与后果,拉美国家经济增长的趋势与影响,拉美社会环境的变化与影响,拉美国家对外政策的调整及其趋势,一带一路倡议与中拉发展战略对接的路径、障碍与解决方式 ,拉美区域合作的新机遇和新挑战等一系列重要问题进行了热烈的讨论。

最后,拉美所副所长袁东振对会议进行了总结。他指出,会议开得非常成功,对拉美政治、经济、社会、对外关系的变化和调整以及拉美研究中的一些重大理论和现实问题进行了较为深入的探讨。他还就当前拉美研究中一些值得进一步深入探讨的重要问题和未来的研究方向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计数器: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信息反馈 | 下载中心 | 网站地图 | 旧版网站 |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拉丁美洲研究所 技术支持:北京海市经纬网络技术有限公司

地址:北京东城区张自忠路3号(北京1104信箱) 邮编:100007 电话:010-64039010

传真:010-64014011 E-mail:wang_sf@cass.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