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索纳罗是巴西版特朗普吗?
今天是:
当前位置:首页 > 学术成果 > 学术论文

博索纳罗是巴西版特朗普吗?

作者:谭道明  时间:2018-11-12  来源:中国经济周刊

20181028日举行的巴西大选第二轮投票中, 社会自由党总统候选人雅伊尔·博索纳罗击败了劳工党总统候选人费尔南多·阿达, 当选巴西新一任总统, 将于201911日正式就任。

博索纳罗参加选战以来, 一直被巴西国内外媒体称作巴西特朗普。就连博索纳罗本人, 也乐于利用这一标签为自己助选。

的确, 博索纳罗的崛起之路与美国总统特朗普有若干相似之处。譬如, 二人都善于利用并过度依赖新媒体, 皆喜欢发表一些具有强烈煽动性的言论, 甚至不惜触怒女性、有色族裔、性少数群体。

但是, 很多人没有看到博索纳罗与特朗普之间一个最重要的区别:巴西不是美国, 总统面临的制度约束存在重要差异。博索纳罗不大可能成为巴西的特朗普

博索纳罗是半数以上巴西选民最不坏的选择

在政治相对温和化的巴西政坛, 博索纳罗入主高原宫 (:巴西总统府) 具有一定的偶然性, 但仍有其必然性。近年来, 巴西政局动荡, 经济衰退, 社会治安严重恶化。在此背景下, 巴西民众人心思定”, 人心思变。很多民众, 特别是中产阶层, 认为巴西现在需要一个强势政府来荡涤污垢, 恢复秩序和维护安全。与此同时, 巴西近年来曝光的各类腐败丑闻, 令包括前总统卢拉在内的劳工党人的声誉严重受损;特梅尔这两年执政绩效不彰, 也让中间党派的候选人难孚众望。最终, 一位原本籍籍无名、从政经历寡淡、政绩平庸的极右翼总统候选人成为半数以上巴西选民最不坏的选择。

与特朗普相似, 博索纳罗的意识形态光谱也是多面的。在政治上, 他是一位典型的保守主义者。他钟情于巴西的传统价值观, 试图引导民众回想起历史上那个信奉秩序与进步的美好年代。面对国内暴力事件激增、黑帮毒品猖獗的现状, 博索纳罗主张治乱世用重典”——“不杀人的警察不是警察”, 支持放松枪支管制以便普通民众能够奋起自卫。他任命洗车行动的负责人、反腐英雄塞尔西奥·莫罗法官为司法部长, 承诺将巴西反腐败进行到底。他呈现出鲜明的亲军方色彩, 或将选择军校读书时的导师奥古斯托·里贝罗将军出任国防部长, 另一位军方将领奥斯瓦尔多·费雷拉有望出任交通部长。尽管如此, 只要巴西民主体制不遭颠覆、文武关系相对正常, 这位新总统就不大可能成为左翼知识界精英所抨击的法西斯分子

http://kns.cnki.net/KXReader/Detail/GetImg?filename=images/JJZK201844048_01000.jpg&uid=WEEvREcwSlJHSldRa1FhdkJkVWEyd1hyU2M4ZzhMUUg3S0VXYjNvWldrST0=$9A4hF_YAuvQ5obgVAqNKPCYcEjKensW4IQMovwHtwkF4VYPoHbKxJw!!

巴西极右翼当选总统雅伊尔·博索纳罗视觉中国

http://kns.cnki.net/KXReader/Detail/GetImg?filename=images/JJZK201844048_01001.jpg&uid=WEEvREcwSlJHSldRa1FhdkJkVWEyd1hyU2M4ZzhMUUg3S0VXYjNvWldrST0=$9A4hF_YAuvQ5obgVAqNKPCYcEjKensW4IQMovwHtwkF4VYPoHbKxJw!!

巴西极右翼当选总统雅伊尔·博索纳罗视觉中国

 

目前来看, 博索纳罗的经济政策将是新自由主义的。他对经济并不内行, 但颇为赞许智利独裁者皮诺切特当年实行的自由经济政策。为此, 他聘请了自由派经济学家保罗·格德斯作为他的经济顾问, 并将任命其为主管经济领域的部长。现年69岁的格德斯拥有芝加哥大学经济学博士学位, 虽然没有任何从政经验, 但在巴西金融市场上声名显赫。

格德斯面临的最大挑战是如何有效减少公共财政赤字和公共债务。目前来看, 他开出的药方是实行国退民进”:国有企业私有化、出让特许经营权和出售国有资产, 将巴西公共债务减少20%。但是, 博索纳罗似乎不想走得这么远。他反对将电力部门的发电业务、巴西国家石油公司的核心资产和巴西银行等国有资产私有化。

在社会政策上, 博索纳罗政府料将小幅逆转左翼劳工党政府的福利超载政策。巴西是一个发展中国家, 福利制度却是发达国家的。卢拉主政时期, 巴西的养老金制度成为世界上最慷慨的养老金制度”, 公职人员受到特殊优待。现任总统特梅尔任内曾力推此项改革, 但因自身深陷贪腐丑闻, 改革进展缓慢, 收效甚微。博索纳罗任内也将直面这一难啃的硬骨头。

外交政策方面, 博索纳罗具有明显的民族主义倾向。他的竞选口号之一就是巴西优先”, 在对外经贸安排上显示出亲双边、远多边的偏好。不过, 作为西半球两个最大国家的民族主义者, 博索纳罗主张的巴西优先与特朗普的美国优先倒是有可能发生利益冲突。

新总统面临制度约束

在巴西, 联邦政府的权力是有限的, 无法轻易介入各州的内部事务。巴西是一个联邦制国家, 具有根深蒂固的地方主义传统。各州州长是可以不买总统的账的, 在巴西历史上这一现象被称作州长政治

而翻检博索纳罗公布的81页执政草案, 其中提出征收一种单一新税种并由联邦政府统筹管理, 同时废除若干项联邦税、州税和市政税。在被取消的州税中, 商品与服务流通税 (ICMS) 名列其中。商品与服务流通税是各州最重要的财政来源, 将其取消并代之以单一联邦税无异于改变巴西宪法规定的联邦体制。这种激进的做法不仅很难在州一级层面获得足够支持, 而且还可能引来很多针对联邦行政措施和总统法令的合宪性诉讼。

另外, 巴西总统的位置常是不稳固的。巴西实行总统制, 但国会两院的选举采纳比例代表制, 这种组合被胡安·林茨、罗伯特·达尔等西方学者认为是最糟糕的, 是造成巴西政局不稳的制度性根源之一。美国的国会选举实行单一选区代表制, 造就了两党制的政党格局, 特朗普依靠共和党的支持可以摆脱民主党的掣肘。但是, 巴西的比例代表制鼓励并催生碎片化的政党制度, 总统必须始终面对一个高度分裂的国会。而且, 在巴西, 这种碎片化的趋势还在不断加剧。比如, 众议院在1994年选举时共容纳了16个政党, 2014年则增加到28个政党, 今年选举后则达到了30个政党。参议院的碎片化趋势也同样存在。

尽管从宪法上看, 巴西总统的权力非常大, 但其权力的有效行使, 取决于能否在国会构建一个相对稳定的跨党派的政治联盟。卢拉执政时期, 巴西赶上了国际大宗商品的上涨周期, 他在国会的执政联盟相当稳固, 有效推行了诸多惠及底层民生的措施, 两个任期结束时声望依然很高。罗塞夫第二任期伊始就碰上了大宗商品价格下跌的坏时辰, 被迫违法举债弥补政府财政亏空, 国会的执政联盟很快解体, 她本人遭到弹劾, 副总统特梅尔接任总统。博索纳罗面临的局面与罗塞夫没有本质区别, 甚至还不如后者, 因为博索纳罗的社会自由党是新近才崛起的小党, 而劳工党当时已是执政多年的传统政党, 现在依然还是国会大党。换言之, 博索纳罗需要高超的政治妥协技巧——意味着他的主张必须往中间温和派靠拢, 才能顺利施政。

http://kns.cnki.net/KXReader/Detail/GetImg?filename=images/JJZK201844048_02100.jpg&uid=WEEvREcwSlJHSldRa1FhdkJkVWEyd1hyU2M4ZzhMUUg3S0VXYjNvWldrST0=$9A4hF_YAuvQ5obgVAqNKPCYcEjKensW4IQMovwHtwkF4VYPoHbKxJw!!

1028, 巴西里约热内卢, 博索纳罗的支持者街头狂欢庆祝。

http://kns.cnki.net/KXReader/Detail/GetImg?filename=images/JJZK201844048_02300.jpg&uid=WEEvREcwSlJHSldRa1FhdkJkVWEyd1hyU2M4ZzhMUUg3S0VXYjNvWldrST0=$9A4hF_YAuvQ5obgVAqNKPCYcEjKensW4IQMovwHtwkF4VYPoHbKxJw!!

1030, 巴西圣保罗, 学生游行抗议新当选总统博索纳罗。

 

重要的还有, 博索纳罗的头顶还悬着一把随时可能降下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巴西现行宪法的总统弹劾条款。该条款借鉴自美国宪法, 但迄今为止, 还没有一位美国总统是被正式弹劾下台的。尼克松当年选择自行辞职, 克林顿最终保全了职位。尽管特朗普一直面对国会民主党人的弹劾威胁, 但他被国会启动弹劾且最终下台的概率并不高。

与特朗普不同, 博索纳罗面临的弹劾威胁是真实客观、时刻存在的。自1989年直选总统以来, 巴西产生了6位总统 (卡多佐、卢拉和罗塞夫分别两次当选) , 其中两位总统被国会成功弹劾, 他们是科洛尔和罗塞夫, 而弗朗哥和特梅尔这两位都是副总统接任总统, 只有卡多佐和卢拉是平稳执政且获得连任的。值得一提的是, 第一位被弹劾的科洛尔当年的总统之路与博索纳罗有相似之处, 都是以小党候选人的身份, 且依靠个人魅力, 并以黑马的姿态问鼎总统大位的。

简而言之, 博索纳罗就任总统后, 有很大的可能性是被巴西的现行制度安排所规训, 而不是相反。他将从意识形态的极右翼逐渐转向中间偏右方向, 尽管这一过程不会一蹴而就, 其间存在着大量的政治博弈和务实妥协。

博索纳罗不是挑起贸易战的巴西版特朗普

尽管博索纳罗的执政前景尚不明朗, 他的外交政策更是雾里看花, 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但比较确定的是, 他不是愿意挑起贸易战的巴西版特朗普

中国巴西关系是中国与世界其他国家、特别是拉美国家关系中坚持不以意识形态划线原则的典型。自1974年建交起, 经历了军政府、再民主化、中右翼执政和温和左翼执政等近半个世纪历史风云变幻的考验。中巴友好不仅是两国政府的共识, 也是两国人民的共识。自2012年起, 两国关系提升为全面战略伙伴关系, 在新兴国家合作、金砖国家合作等方面有着共同的利益和广泛的共识。

事实上, 中国与巴西之间经济互补性强, 这不以某位领导人的意志为转移。巴西政府的统计显示, 中国是巴西最大的出口目的国和进口来源国, 去年中巴双边贸易额将近750亿美元, 其中巴西对华出口额近475亿美元, 进口额为273亿美元, 巴西对华贸易有大量顺差。在本次大选中, 博索纳罗的主要支持群体之一是大型农业企业集团, 而中国是巴西农业的最大贸易和投资伙伴。另据巴西农业部的消息, 今年1—8, 巴西向中国出口大豆5090万吨, 占其所有大豆总出口量的78.8%。这无疑有助于改善巴西的国际收支平衡。

基于巴西国家利益的现实考量, 这位新总统的到来, 不大可能像西方一些媒体所说的让中国难受。相反, 他离开了中国会更难受。中方需要保持战略定力, 与巴西和拉美其他国家一起, 共建同舟共济、合作共赢的命运共同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