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美所举行墨西哥驻华大使报告会
今天是:
当前位置:首页 > 学术动态 > 对外交流

拉美所举行墨西哥驻华大使报告会

作者:李慧  时间:2019-03-13  来源:墨西哥研究中心

墨西哥驻华大使何塞·路易斯·贝尔纳尔(José Luis Bernal)  

2019年3月13日,墨西哥驻华大使何塞·路易斯·贝尔纳尔(José Luis Bernal)访问中国社会科学院拉美所,并就墨西哥新政府的内外政策和中墨关系发表演讲。讲演会由墨西哥研究中心执行主任杨志敏研究员主持。拉美所科研人员、本所研究生、院国际合作局有关领导,以及墨西哥驻华使馆外交官出席会议。拉美所副所长袁东振研究员在致欢迎辞时指出,墨西哥是世界重要国家,也是拉美所研究的重点国家,本所不少学者曾在墨西哥留学、进修和工作,对墨西哥怀有深厚感情,对墨西哥所发生的一切都非常关心,特别重视墨西哥新一届政府的内外政策动向。他宣布拉美所从今年起将设立“大使讲坛”,陆续邀请拉美国家驻中国以及中国驻拉美国家使节来拉美所做讲座,通过大使讲坛的活动,进一步密切拉美所与拉美国家驻华使馆的联系与合作,和拉美国家驻华使馆一起,充当中拉学术界、智库、人文交流的桥梁,为中拉相互了解和互利合作作出应有贡献。此次讲演会系拉美所“大使讲坛”系列活动的第一场。

贝尔纳尔大使以“墨西哥新政府100天:内外政策与中墨关系”为主题,首先介绍了洛佩斯总统的胜选背景。2018年7月1日墨西哥举行大选,洛佩斯赢得53%的选票,并于12月1日正式上任。大使表示,洛佩斯是一位有毅力和执着精神的总统,2018年是他第三次参加大选。
贝尔纳尔大使指出,新政府提出要在继独立运动、改革运动和墨西哥革命之后,致力于实现墨西哥历史上的第四次变革。近三四十年来,墨西哥国内发展呈现出不平等趋势,为此新政府主张对大部分政策设置进行调整,从而改善国内发展不平衡的问题,包括就业、收入等方面的分配不均。在前三次变革中,墨西哥政体发生了巨大变化:1810年至1821年独立运动,是该国反抗西班牙殖民统治的独立战争;1858年至1861年的改革在保守派和自由派对抗中选择了国家的政体形式;1910年的革命产生了1917年宪法并延用至今。一百多年来,墨西哥趋于稳定,但也曾出现过内部分裂,导致了外部势力多次入侵。在政府的“第四次变革”中,力图避免内部对抗,进行政策调整,重点针对资源分配不公。随后,大使从政治、经济、外交、社会等方面介绍了新政府的优先政策。

在国内政策方面。洛佩斯上任第一天就提出了100项工作承诺,目前65%的工作正在推动。政策的立足点是关注国内弱势群体和医疗、教育领域。经济政策的目标是改善分配,包括税收、资源再分配、基础设施建设等等。同时,成立警卫队以改善公共安全;人权问题方面,新政府的立场是坚定维护;在政府治理方面,新政府上台后开启了对公共部门和私营部门的审视,加强了反腐检查机关的职能。在政府和税收体系开展反腐工作,进行意识形态更新,对联邦支出做出调整,缩减公共支出,提高社会公共福利支出;在社会项目方面,新政府将最低工资标准提高16%,新创造22万新增就业。设立了多项教育奖学金项目,创造职业培训机会,并计划新建100所公立大学。在原住民问题上也给予了关注,墨西哥的原住民占总人口的7%,新政府创建了“国家土著人学院”。将社会发展部改为国家福利部,以致力于改善福利水平等等。

在具体经济举措方面。大使围绕墨西哥的经济概况与优先发展政策展开了介绍。墨西哥是世界第15大经济体,美洲第4大经济体,在拉美地区体量仅次于巴西。全球第10大出口国,第9大进口国。与美国的边境线长达3200公里,与中美洲的接壤长度有1000公里,是连接中美洲和北美洲的门户和桥梁。

新政府提出实现4%的年度经济增长目标。过去几年,墨西哥的经济增速一直保持在2%~2.5%的水平。2018年第4季度,墨西哥经济增长率为1.7%。实际GDP年度同比增长2%,高于巴西。墨方认为,该季度的降速现象对于换届的政府是正常的,2019年经济增速将有所回升,预计达到2%。就业方面,近期墨西哥最低工资水平有所提高,就业率创新高。制造业发展势头强劲,尤其汽车组装和制造,2018年出口总额增加10%。旅游业也取得了较好成绩,是全球第6大旅游目的地,外汇收入和消费者信心指数不断增加。预计今年第二季度,经济会迎来恢复性增长。

洛佩斯政府的优先经济政策主要有以下几方面内容:成立了促进投资、就业和经济增长理事会,希望扩大贸易规模,与私营部门达成协议,促进各行业发展,提升经济。设立多个基础设施建设项目,以促进地区和旅游业发展,主要项目包括在北部发达地区建立自贸区,在南部落后地区特万特佩克地峡(Isto de Tehuantepec)建立经济特区;“玛雅列车”项目,用于促进旅游业发展;兴建新港口、新机场,并将通过招标的方式吸引外国投资;在油气和电力领域增加公共投资,促进生产等等。

在对外政策方面。墨西哥遵循的对外政策原则包括人民自决权、不干涉内政、和平解决纷争、放弃威胁和使用武力、司法平等、开展国际合作、尊重和保护发展人权、努力争取国际和平等内容。大使表示,大家可能会觉得八项内容具有普遍性,但是从对墨西哥历史的回顾来看,这些内容都是基于历史经验教训总结而来的。反殖民势力、反外部势力介入、放弃威胁和使用武力是因为墨西哥经历了很多战争,人民具有较强的反战意识。历史上,墨西哥曾在某些问题上受到歧视,为此希望通过对话形式、或国际协调机制,进行国与国的交往。

洛佩斯自上台以来,在外交事务方面面临的最大议题是美墨关系。从2018年7月1日赢得大选后,北美自由贸易协定的谈判已接近尾声。赢得大选后,洛佩斯安排了新政府的代表参与谈判,以便条款能更符合新政府的立场。协议于2018年11月30日签署,目前正在等待三国国会通过。大使表示,墨美加协议对墨西哥的政治社会影响是深远的,对整个北美经济的影响也是深远的。墨西哥得以继续保持吸引外资时的地缘优势。

对于洛佩斯总统多上任后如何如理与特朗普的关系和移民问题,大使表示,洛佩斯总统的态度是谨慎不对抗,并寻求尊重。移民问题方面,墨西哥方面认为应该从移民问题的根本原因出发解决问题,一方面部分国家因发展条件不好,人民受到迫害而离开国家移民;另一方面,墨西哥既是移民来源地又是接收地,即,既是美国移民的来源地,又是中南美洲赴美移民的中间国家,一些人去不了美国后就留在了墨西哥。为此,移民是一个结构性问题,需要各方的力量。经过洛佩斯总统与特朗普总统讨论,公布了一份针对移民、投资和中美洲投资合作的宣言。

随后,大使分别围绕墨西哥与欧盟的关系、墨西哥与巴西、阿根廷等地区大国的关系、墨西哥与太平洋联盟的关系、新政府对委内瑞拉问题的立场,墨西哥在国际多边机制中(联合国、G20等)的角色,以及墨西哥与中、日韩等亚太国家关系展开了介绍。

在中墨关系方面,大使梳理了近年来中墨关系的发展历程与现状。他表示,洛佩斯政府希望继续扩大与紧密双边往来。当前,中墨两国高层交往呈良好势头,通过频繁互访,设计了两国政府今后的工作重点。双边贸易方面,中国是墨西哥第二大贸易伙伴,两国应利用产业互补优势进行对接。从投资层面看,墨西哥在华投资虽然累计总额不大,但也有突出的例子;旅游业方面,2018年墨西哥接待了约17万中国游客,目前正在努力提升签证的便利性,研究航空便利性。今后,希望通过中墨双边合作运作多边问题,通过联合国、G20、中国-拉共体平台一起携手应对各类问题,就双方感兴趣的问题进行交流,提升全球治理能力。

大使还同与会学者就进行了交流,回答了左翼洛佩斯政府面临的挑战等问题。大使认为,洛佩斯所在的党派——国家复兴运动党并不是完全的左派,而是中立偏左。该党建立于1988年,虽然偏左,但在发展历史中具有很大影响力。总统本身曾担任墨城市长,党派内各成员担任过各州要职。在今后的政策推行中,主要的挑战可能来自一些利益集团,因为改革措施势必会触动某些集团。讲演会之后,贝尔纳尔大使与拉美所及墨西哥中心领导举行工作会见,进一步具体商讨推进双方合作和交流的措施。